男子网坛宫斗大戏:分家,哪有那么容易!

男子网坛宫斗大戏:分家,哪有那么容易!
2020年09月02日 20:07 人民日报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整个网球世界都处于极大的不确定性中

  在这个魔幻的2020年,每个赛季的最后一项大满贯美网成为了赛季第二个开赛的大满贯。而围绕着美网开赛的讨论却都聚焦在赛场之外。

  无论是法国球员帕尔雷新冠肺炎阳性造成的“安全泡泡”争议,还是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发起的PTPA(Professional Tennis Players Association职业球员协会),都成为关注的焦点。

  从ATP球员工会辞职,建立新的球员组织,德约科维奇抛出的这枚炸弹让男子网坛乱了套。球员们纷纷站队,费德勒和纳达尔两位巨头义无反顾地站在了德约科维奇的对立面,而七大网球组织呼吁“团结”的联合声明更是明确传递了“分家,没门儿”的信息。

  摆在初生的PTPA面前的是一条注定充满荆棘的成长之路,而“与全世界对抗”的模式,恰恰是德约科维奇最熟悉的。(参见人民日报体育往期稿件体育·人|风暴眼中的德约科维奇:从Joker到王有多远?

  PTPA是什么?

  “我们并不想和ATP对抗,我们只是希望在网球这项运动的所有重大时刻,球员的声音能被听到,球员可以得到重视和尊重。”这是德约科维奇在PTAT成立之前写给ATP球员们公开信中的内容。

  这恰恰反映了这个新组织仓促上马的原因。辛辛那提赛在半决赛时因抗议种族歧视决定停赛一天,但赛事方并没有通知球员,这成为了导火索。“在现有体系下,球员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德约科维奇说出了很多球员的心声。

  在目前ATP的架构中,ATP董事会拥有决定权,董事会由3位赛事代表和3位球员代表组成,人选由球员选出。但是本质上赛事和球员的利益并不一致,甚至在奖金分配和赛程安排等问题上的利益都是冲突的。这就导致决策中,“绝对多数票”的产生颇为艰难。

  在德约科维奇看来,没有决定权的球员工会只是个空架子,是时候建立一个独立于ATP的球员自治组织,来为球员争取利益。提高球员奖金、调整巡回赛赛程、甚至改变赛事体系、调整规则、改善积分系统都有可能成为新组织发力的方向。

  加拿大球员波斯皮希尔

  德约科维奇与球员工会里的另一位成员,加拿大球员波斯皮希尔已任命自己为该协会的初始联合主席,任期两年。

  波斯皮希尔给球员们的公开信中表示,新协会将基本上具有与工会相同的职能,但在法律上更具灵活性。“我们需要做很多工作来建立和完善这个协会,但(宣布成立)是我们必须迈出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PTPA在辛辛那提宣布成立,德约科维奇在社交网络晒出了新组织的成员们

  为什么又是德约科维奇?

  2020年,德约科维奇是世界网坛当之无愧的第一男主角。年初的澳网,他捧起个人第八座挑战者杯,将大满贯个数累积到17个,加速冲击“史上最佳球员”的头衔。

  然而,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德约科维奇不得不踩下刹车。更糟糕的是,由他一手主导的阿德里亚表演赛沦为病毒蔓延的温床,多位职业球员因此“中招”。而他,也成了全球体坛确诊病例中最大牌的一个。

  德约科维奇和波斯皮希尔

  从病情中康复,在辛辛那提解锁“双圈金大师”伟业,德约科维奇又在赛场外掀起滔天巨浪。

  从塞尔维亚的炮火中成长,德约科维奇并不满足于做一个球场中的王者。作为塞尔维亚的国家名片,他一直致力于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提升塞尔维亚在世界内的声誉。

  “我感到压力和责任。因为历史、因为艰辛的生活,我们塞尔维亚人不得不扎得更深,做得更多,才能被更多人看见。”

  今年6月,德约科维奇被塞尔维亚外交部授予“对国家杰出贡献奖”,来表彰他在国际舞台上为塞尔维亚做出的贡献。

  自2016年当选ATP球员工会主席之后,德约科维奇对这份新工作投入了极大心力。去年,他更是一手挑起了对ATP上任总裁科莫德的“逼宫”行动,让后者黯然下台。当时,瓦林卡就曾发邮件怒斥更换CEO的投票并没有告知所有球员。

  新任ATP总裁高登齐

  而在新的ATP总裁高登齐上任之后,德约科维奇依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改变。“没有一个组织机构是完美的。”高登齐在PTPA成立后表示,“新组织的建立可能会威胁到球员们已经拥有的权利。”

  谁是反对派

  “我们完全支持ATP,其一直在最大程度上代表球员的利益。”在PTPA宣布成立后,WTA、ATP、ITF和四大满贯发表了联合声明,“现在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团结,而不是分裂。我们应该从网球运动的长远利益出发,再作出行动。”

  七大组织明确表态支持ATP

  团结,这是声明的主题,而费德勒和纳达尔两位巨头也作出了同样的表态。

  纳达尔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写道,“只有网球世界紧紧团结在一起,才能有所成就,我们球员、赛事和机构需要通力合作。面对当前巨大的挑战,分裂和不团结绝不是解决之道。“

  费德勒转发了纳达尔的表态,并补充道,“无论是作为球员,还是作为网球这项运动,我们都需要团结一心向前走。”

  费德勒和纳达尔都反对PTPA的成立

  费德勒和纳达尔还与其他四位球员作为ATP工会代表,发出了一封反对PTPA成立的公开信,明确表示,“ATP球员工会不支持各位球员加入新的球员组织(PTPA)。现在时机并不合适。新组织会削弱ATP新管理层对网球改革的执行力,并且新的组织无法和ATP并存。”

  同时,他们还对新组织提出了七项灵魂拷问,包括如果赛事方面反对球员参赛怎么办?PTPA有什么应急计划保护球员?谁为球员的职业生涯、收入降低和所有负面结果负责……

  在PTPA目前公布的文件中,确实还缺少很多必要的信息,这也导致了众多球员模糊的表态。“先了解,不站队”成为最安全的选择。

  “我们不是反对球员组织,也不是反对球员团结一致,而是反对在只知道有限信息下作出任何决定。我们目前反对这个提议,是因为尚不明确到底球员可以获得多少好处,而且这个提议将球员的职业生涯置于风险中。”反对派的公开信点名了反对的关键词:时机。

  这是对的时机吗?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背景下,职业网坛确实处于格外艰难的时期,而这恰恰放大了改革的声音。

  3月赛事停摆后,球员们都面临着零收入的窘境。去年法网男双冠军凯文·克拉维茨为了维持生计,成为了一名超市理货员。他每天早上5点半就要起床,去超市打工4小时,只为挣取每月450欧元的工资。

  在职业网坛,双打球员的地位和收入都无法与单打球员相比

  赛事、球员和相关机构在停赛期内也都积极“自救”。法网率先抢占了9月“黄金档”;温网有保险保底果断取消,还拿出1000万镑的奖金分配给620位可以凭借世界排名入围资格赛和正赛的球员;美网也推出了730万美元的球员救助计划,并为参赛球员支付214万美元的住宿费用。

  同时,WTA、ATP、ITF以及四大满贯共同设立了超过600万美元基金的援助项目,为约800名球员提供财务支持。

  危机中也孕育着机遇。4月,费德勒在个人社交网络提议WTA和ATP两大组织可以借助疫情的时机联合起来,统一在一个组织之下。他的提议得到了纳达尔的转发认可,多位网坛名宿和球员也纷纷响应。

  费德勒和纳达尔都认为男子网球和女子网球完全可以合并为一个组织

  团结起来共同迎接考验,这是费德勒的思路,而德约科维奇看到的则是“另起炉灶”的机会。

  “球员们对高登齐和其他高管在巡回赛期间的沟通和领导能力感到不满。”加拿大球员拉奥尼奇是PTPA的积极倡导者之一,他的话或许也能代表一部分球员的想法。

  既然现有体系已经无法满足球员们的需求,在带头大哥的号召下,另立山头也就不足为奇了。

  女子球员的声音在哪里?

  “我个人认为,如果WTA也参与进来,将是更强有力的信号。”穆雷作为女子网球长期的坚定支持者表示,他并没有加入新组织,只是因为女性被排除在外。

  英国女将摩尔在个人社交账号则表示,女球员很难参与其中,是因为顶尖女球员对WTA的满意度更高。

  WTA成立于1973年,在此之前,女子球员为了发出自己的声音经过了艰苦的努力。毕竟那时,在同一个赛事中,男子选手的奖金最高可以达到女子选手的12倍。

  从1970年九位伟大的女性球员签署下一美元的象征性合同开始,到女子巡回赛的建立,再到比利·简·金赢得性别大战,女子球员追求平等的脚步从未停止。

  1973年,比利·简·金战胜了看不起女性球员的55岁的前大满贯冠军鲍比·里格斯,证明了女子球员的力量,更成为推动女子网球进步的里程碑。

  从“要和男球员挣得一样的报酬”这个朴素的初衷出发,女球员们通过建立WTA,把这个愿望不断放大,最后使WTA成为一个年轻女孩的体育梦工厂,并发展成了一个高速运转的商业机器。

  从小威廉姆斯到莎拉波娃,再到大阪直美,女子网球运动员的商业价值屡创新高,而WTA在中国赛季更是收获颇丰。这也就可以理解WTA内部的风平浪静了。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WTA不需要改革。比利·简·金是WTA与ATP合并的坚定拥护者。“从70年代,我就坚持女子球员和男子球员应该一起发声,WTA只是B计划的产物。让我们团结起来,让改变发生。”

  新冠肺炎疫情自然是一次“黑天鹅”事件,但在国际网坛,几大网球组织之间以及内部的争斗如“灰犀牛”,一直存在。PTPA的诞生撕下了其乐融融的外衣,让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认识到:是改变的时候了!

  确实,没有一个组织机构是完美的,但追求完美的脚步却不应该停止。

  本期编辑:王亮

  (图片来源网络)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